酒井法子新恋情:机构把脉四季度A股巿场机遇 关注四大方向机会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7:08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体操冠军偷窃入狱

当日21时50分,南航北方分公司CZ6518杭州-沈阳航班满载着152名旅客缓缓地滑向跑道,准备起飞。这时后舱乘务员报告,一名男旅客身体感到不适,腹部剧烈疼痛。在无法判断病情的情况下,乘务长向机长罗东做了汇报,机长果断表示返回停机位,并叫来120急救车。120医生登机查看了旅客的情况,也无法判明病情,建议中止行程尽快就医。随后这名患病旅客上了急救车送医检查。朱丹为口误道歉

杨良勤,1981年9月入伍,大校军衔。现任部队政治委员,先后被二炮评为军事训练先进个人,优秀党务工作者,被总部评为全军优秀师旅团级单位党委书记,2007年被全军政工网评为“建言献策之星”。朋友圈广告再翻车

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舒展武器肌肉:军事超级大国?没那么快隐形战机,航空母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激动人心的时刻。近几周,两项最新突破表明,世界最大规模的现役部队似乎快步走上壮观的现代化道路。德甲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